八一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我在末世有个庄园 > 第六百七十四章 天才的光环?
“你的道路我无法插手,幸好你有一个伟大的父亲”
龟丞相在这上面不得不佩服杨天。
幸好有杨天的猜测,才能够在敖广的道路上给予他正确的一击。
虚空剑圣的出现给敖广带来了失败,但同样给敖广带来一次警钟,让他知道一点,你不是真正的强者,你还没有嚣张的资本。
在修炼室中的敖广开始了疯狂的修炼,但是传奇级又哪里是一般的等级,会是单纯靠着修炼就能够提升的了吗?
一日的修炼结果甚至不如一场战斗提升的快速。
“这一次的失败对你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?”炽幽天火在敖广安静下来之后,立刻开口提醒。
之前的敖广是疯狂的,是无法将旁人的话听进去的,只有让他自己安静下来,才能够让他自己明白过来。
炽幽天火的提醒,敖广不是不知道,但是他现在就是无法接受。
“我是忍受着屈辱逃跑的,我一定要带着屈辱回去复仇”
“真的是屈辱吗?你仔细回想一下”炽幽天火再一次说道。
尽管敖广不愿意去回忆,但是仔细想来,和虚空剑圣的战斗充满了诡异,完全不像自己平时战斗的一般。
虚空剑圣的实力完全可以杀了自己,但在多次的对碰中,虚空剑圣选择了留手,让敖广可以继续战斗。
“这……”
“你已经成为了他的敌人,他为什么要放你一马?真的有所谓的不屑吗?”炽幽天火在一旁为敖广梳理。
如今的敖广回想起来,似乎真的不一般。
“他不但不是敌人,反而在帮你”
“帮我?”
可他为什么要帮我呢?敖广有些不解。
“你觉得他为什么要帮你,谁能够让他帮你?”
在敖广的记忆中,瞬间就锁定了一个人影,那就是自己的父亲,杨天。
“是……父王”
“和我猜测的一模一样”
“可父王为什么自己不出面,反而让别人来帮我呢?”
“这一点我不知道,或许你可以去问问他。”
敖广陷入了犹豫中,毕竟自己刚刚被虚空剑圣击败,转眼就去询问他问题,会不会显得自己……
炽幽天火看出了敖广的犹豫,开口说道:
“如果这是你父王的旨意,那么你的失败是在意料之中的。你去找他也是理所当然的”
炽幽天火的解释让敖广豁然开朗,瞬间一扫之前的颓废。
“说不定在他的身上可以询问到关于你父王的情况呢?”
“好,就去找他”
现在的敖广可以自由使用时空间,在修炼室中的敖广消失不见了,但是敖广却在龙江的上方感受到了虚空剑圣的气息。
从时空间出来,敖广直径朝着虚空剑圣飞去。
虚空剑圣见到敖广,忍不住一笑的说道:
“不错,没有沉浸在失败之中,这才是你应该有的表现,但是你花费了一天的时间才从失败中走脱出来,算是勉强合格”
敖广听到虚空剑圣的评价,更加确定了虚空剑圣的身份。
他是父王的朋友
“你认识我父王?”敖广问道。
“如果我不认识他,我就不会答应他,更不会来帮你了”
敖广听到虚空剑圣的话,瞬间大喜,激动的问道:
“我父王怎么样了?”
“他的情况不是你能够了解的”
“为什么?”敖广问道
“你太弱小了”
“我……”
敖广想要反驳,但是比起虚空剑圣,比起自己的父王,敖广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力量是这么的渺小。
“你虽然是天才,但是没成长起来的天才终究不能够成为臂力”
敖广再一次陷入沉默中,但是他却没有服输。
现在的自己很弱小,但是自己是天才,凭借着自己的天赋迟早会超越眼前的虚空剑圣。
“看来你认清了自己的价值”
“和我说一说我父王的事吧?”敖广开口问道。
“你想听什么?”
“比如我父王遭遇到大敌,会怎么样?”
“你父王遭遇到大敌会想法设法的杀死敌人,然后是和敌人有关系的人,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隐患”
虚空剑圣的话让敖广有一些不满,似乎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敖广继续补充道:
“如果我父王经历了我的情况呢?”
“如果你父王是天才吗?那他会做的比你好一万倍,甚至不会出现所谓的天才耻辱,有时候能够活下来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。屈辱和生命比起来,完全不值得一提”
敖广自嘲的笑了笑,果然如此。
但是敖广也抓住了重点,自己的父王不是天才吗?
“我的父王以前又是怎么样的呢?”
“你父王在未成长起来之前,只是一个普通的生物,弱小的生物。遭遇到了屈辱,侮辱和唾弃等负面遭遇是你完全想象不到的,你的成长和他比起来,完全是树叶对比森林……”
敖广第一次听到普通弱小的词语会用来形容自己的父亲,在敖广的印象中,自己的父亲似乎从来没有和这些词沾上边。
“你不用投来疑惑的目光,你的父亲曾经是这样,但是他通过自己获得了强大的力量,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强悍的生物。所以我说了,如果你的父亲是天才,那他早就做了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了,而不是像你一样,面对失败的结果,竟然还需要时间摆脱失败的阴影”
虚空剑圣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客气,完全在冲击敖广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面。
“我会变强的,变得很强很强,超过我的父亲”敖广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发誓。
“你现在能够做到就是摆正自己的姿态。如果你想要变强,你也可以来找我,我就在东大陆上”
虚空剑圣并没有给敖广留下具体的位置,然后就离开了这里。
在虚空剑圣离开之后,敖广忍不住问话炽幽天火:
“你知道关于我父亲的经历吗?”
“我不知道,我见到他的第一面,他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存在了,你或许可以问一问龙宫里的那一只老乌龟”炽幽天火开口说道。
“我就去问问龟伯伯”